微信

政通教育

微信号
:zhengtong2003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时政热点>正文

2015年3月2日时事政治

浏览次数:785 放大字体缩小字体
医疗机构执业时应购买医疗责任保险;患者享有查阅、复印、复制病历资料的权利,近日提请广东省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深圳经济特区

医疗机构执业时应购买医疗责任保险;患者享有查阅、复印、复制病历资料的权利,近日提请广东省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草案)》多处规定涉及医患关系处理,明确处理医患纠纷的四种途径,即自行协商、人民调解、仲裁和诉讼。考虑到卫生行政部门在行政调解中的中立性、公正性一直以来存在质疑,故条例取消卫生行政部门的行政调解职能(2月28日《南方都市报》)。

行政调解是《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赋予当事人的一项选择性权利救济方式。当事人选择以行政调解的方式解决医患纠纷优势显而易见,如专业性强、权威性高、纠纷解决成本低等,但劣势也十分明显,如缺少统一的法律依据、程序规范等。更为严重的是,卫生行政部门主管所有医疗机构,与医疗机构特别是公立医疗机构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即便参与调解过程公平公正,也难消患者内心疑虑。正是行政调解与生俱来的缺乏中立性和公正性,导致行政调解不仅饱受诟病,相对自行协商等权利救济方式利用率明显不足。此次《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草案)》明文取消卫生行政部门的行政调解职能,看似是当事人少了一条救济途径,实际上是对当事人权利救济路径的优化。

但是,也千万不要以为取消了卫生行政部门的行政调解职能,万事即可大吉,当下紧张的医患关系问题就能彻底解决。其实,取消卫生行政部门的行政调解职能,不让卫生行政部门参与调解,只是迈出了缓和医患关系的第一步,剔除了可能影响医患纠纷处理的一个因素,要从根本上实现融洽的医患关系,最重要的是在实践中做好两方面工作。

一方面是做好预防。患者就医是为康复出院,并非没事找茬闹事,最后医患关系剑拔弩张,有患者自身的原因,亦有医院方面的原因,如以药养医的问题依然突出,甚至发生为死人开药的奇闻,如医患之间医疗信息不对称,本来正常的医疗活动引发患者或者其亲属不信任。再如看病难、个别医生医德沦丧等现象依然存在。如果这些问题长期存在,医患纠纷发生率就不能降到最低。这要求卫生行政部门必须加强医疗体制改革,强化医疗机构内部管理,提高医疗质量,提高医疗服务效能,从源头上预防医疗纠纷的发生。

另一方面是优化医患纠纷救济路径。当然,取消卫生行政部门的行政调解职能是一种优化方式,但还不够,还需要对明确的自行协商、人民调解、仲裁和诉讼四种权利救济途径进一步优化,做好诉讼与非诉的衔接,尽可能让医患纠纷处理程序畅通无阻、处理结果公正、当事人信赖认可。

可喜的是,《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草案)》已从对医患纠纷预防机制予以完善,对医患关系救济路径的优化,还需要卫生行政部门与仲裁机构、司法机关进一步完善。唯有多维度、多机构通力合作,融洽的医患关系距离才不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