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政通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考热点 >> 正文
新闻资讯

2014年公考热点:“弃婴岛”与人性关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23  作者:政通教育  浏览次数:579
核心提示:  全国多地建弃婴安全岛:管不了家长愿救孩子早在2011年6月,河北省石家庄市福利中心就建立了国内第一个弃婴岛。今年7月26日,民
    全国多地建弃婴安全岛:管不了家长愿救孩子

早在2011年6月,河北省石家庄市福利中心就建立了国内第一个“弃婴岛”。今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关于转发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总结石家庄的经验和成果,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

深圳将建广东首个弃婴岛 造价15万元

国内弃婴事件时有发生,深圳情况也不容乐观。24日,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唐荣生透露,酝酿已久的“弃婴岛”方案敲定,明年将建立广东第一个婴儿安全岛,造价15万元。据了解,计划之中的“弃婴岛”建筑面积约为10平方米,钢架结构,外贴瓷砖,将配置婴儿床、婴儿保温箱、被动红外入侵探测器等设备,同时装饰充满童趣,比如气球、星星、向日葵图案等,“婴儿安全岛”字样采用LED技术,使其在夜色中醒目明亮。

南京“弃婴岛”不设摄像头 安装延时报警器

经过工人们的连夜施工,“弃婴岛”的主体建筑,一个面积近10平方米大小的白色活动板房,已经摆放在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门前的绿化带内。目前“弃婴岛”的配套设施还在安装中,再经过一周左右的时间,12月上旬就可以投入使用。为了保护隐私,“弃婴岛”内不会安装任何摄像头或者拍照设备。屋内设有延时报警铃,弃婴者离开前按下延时按键,大概5-10分钟之后,延时报警会通知门口的保安,把婴儿抱到院里安置。

广州欲建“弃婴岛” 或于明年春节期间落成

近期,广州作为华南两大试点之一,将按照国家民政部要求,在广州市福利院建设首个弃婴岛试点。广州市民政福利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广州是省会城市,医疗资源较为集中,九成弃婴出现在医疗机构和人流密集区,绝大多数都能得到及时救治,基本保障生命安全。而且,广州市民很有爱心,也清楚救助弃婴童的常规办法,如在人流密集地区发现弃婴,市民通常会主动报警求助,帮助弃婴童尽快得到救治和保护。

“弃婴安全岛”在我国已试点两年 成效如何?

2011年6月1日,全国首个弃婴岛在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门口建成。这座四四方方的小岛造价近10万元。岛内设置了保温箱和排气扇,用来提供适宜的温度、湿度和氧气。值班人员每两个小时巡逻一次,放置婴儿的人也可以自己摁下延时报警器。如果不是玻璃上那些向日葵和气球贴纸,从外表上看,它更像治安岗亭。

婴儿安全岛两年接收弃婴170人

小男孩石同虎是最早被送到“婴儿安全岛”并存活下来的孩子。2011年夏天,因为他的唇腭裂,家人将他遗弃在“安全岛”里,小家伙现在两岁多了。记者在福利院婴儿部见到一岁多的石同桃时,可爱的小姑娘正坐在小床上,床头摆着毛绒玩具,阿姨正在喂她吃的。患有白化病的她也是被家人遗弃在婴儿安全岛。据悉,婴儿安全岛自2011年6月1日投入使用至今两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接收170名弃婴,几乎全部是残疾。

新生儿缺陷、大病导致婴儿遭遗弃

脑瘫、智障、先天愚型——这是石家庄福利院的孩子们排在前三位的疾病。除了几个七八岁、十几岁的孩子身体健康外,95%以上都有残疾,有80%以上是重残儿童。有数据显示,婴儿遭遗弃的背后是我国每年80万至120万名缺陷儿的出生。我国是出现缺陷高发国家之一,平均每30秒钟就有一名缺陷儿降临,其中30%至40%出生后死亡,约40%终生残疾。

改变不了遗弃行为,但可改变遗弃的结果

“没有婴儿安全岛时,被遗弃的孩子多是放在福利院门口的福利巷里,路边,甚至是厕所、公园里。”福利院业务科负责人称,很多弃婴因发现得晚,往往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去。很多孩子被发现时被冻伤,或者被蚂蚁、蚊虫叮咬,存在不同程度的外伤。婴儿安全岛运行两年来,有外伤的弃婴明显减少。新生儿因为遭遗弃导致发烧、新生儿肺炎的明显减少。负责人表示:“我们改变不了遗弃这一行为,但可以改变遗弃的结果。”

尽力让每个孩子都得到及时救治

福利院内部的小医院负责对所有孩子进行体检和初步检查;石家庄市六院、省儿童医院等定点医院负责治疗弃婴的疾病、大病。对于患有先心病、唇腭裂、脑瘫等疑难病症的孩子以及病情稳定需要进一步治疗、恢复的孩子,国家民政部有一个“明天计划”,通过医疗专家进行筛选以后,这些孩子会被纳入该计划,进入民政部的定点医院接受救治。石家庄市福利院有200名护理人员,她们像妈妈一样照顾着这些弃婴的生活,帮助病情稳定的孩子们进行康复训练。

各方观点:人道关怀还是变相鼓励?争议一直未停止

全国各地正在试点建设“弃婴安全岛”,此举是拯救生命的善举,还是会变相鼓励弃婴行为?甚至为贩卖婴儿打开另一扇罪恶之门?

质疑:“弃婴岛”会纵容弃婴

质疑者认为,这会减轻弃婴者的负罪感,纵容他们抛弃孩子的行为。微博网友“猫猫哥哥”认为,这是为没道德的父母埋单。网友“逝去的青春喂了狗”说,感觉这是在纵容弃婴。有人甚至尖锐地指出,这等于是在大声对所有人说:“想扔孩子的快来扔啦,我们这里提供‘一流’的服务,不用有任何后顾之忧!”还有网友表示,不知道是悲还是喜,本来扔孩子是偷偷摸摸地扔,现在有一种感觉好像是政府在鼓励,你要是不想要孩子了,就送到那里去。

支持:生命权高于一切

但也有不少网友认为,应当优先考虑孩子的生命权。网友“落雪天彤”说:“既然不能阻止有困难的父母遗弃孩子,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被遗弃的孩子能够更好的活着,而不是被扔进下水道和楼下。”网友“Jerome019”认为,“弃婴岛”是儿童福利院的前端延伸,比起因为弃婴而使小孩遭遇的各种不测,总归是好的。网友“陈小鹅不愿让你一个人”说:“弃婴行为的确令人发指,但是在指责丢弃亲生骨肉的父母之前,保护婴儿的生命应当是我们首先要关注的。这就是弃婴岛的意义。”

担忧:功过难以衡量

一些网友在支持的同时,也有一些担忧。网友“活在新闻联播的奇迹”说,感动于设立弃婴岛的人道主义初衷,但很担心会有蓄意拐卖儿童钻空子。网友“找个聚光点”表示:“好纠结……弃婴犯不犯法?一定程度上纵容了犯法?里面的婴儿又会不会引起人贩子的注意?但必须承认的是,生命无价,保障婴儿的生命安全或许是第一步。”网友“丁先生”认为,“婴儿安全岛,只是在遗弃发生后的一个补救措施,治标不治本,并不能解决弃婴问题。”

“弃婴安全岛”有何法律依据?  一问:弃婴是不是一种犯罪?

弃婴是违法行为,区分两种情况:一是遗弃在能够得到救助的场所,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61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罪名为遗弃罪。二是遗弃在不能够得到救助的场所,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32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罪名为“故意杀人罪”。

二问:弃婴安全岛有法理上的依据吗?

首先依据生效的国际公约。我国加入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3条第1款规定:“关于儿童的一切行动,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这说明,保护儿童是第一位的。惩罚成年人不以停止或削弱儿童保护措施为前提或条件。同时,也依据国内法。父母遗弃亲生子女,就是不履行法定监护职责。根据儿童视角第一的法理,国家监护人此时应该出场保护被遗弃的儿童。

三问:安全岛不设摄像头有协同违法的问题吗?

不设置摄像头,旨在让送婴者解除心里顾虑,避免把成年人的顾虑直至伤害生命的消极举措与无辜的儿童捆绑一起,让社会人士认识到安全岛是比传统遗弃渠道更加安全、更加富有多重保障权益(如日后的医疗、康复、教育、就业、住房等服务)的儿童设施,并无反犯罪功能。识别犯罪嫌疑人和侦破工作是公安机关的职责,与福利机构无关,福利机构并无义务和职权超出自身专业而设计反犯罪的设施设备,社会也不应该求全责备于福利机构。

对弃婴岛多些宽容 让它成为尊重生命权的新开始  弃婴岛争议大可不必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人生存的权利都应重于所谓的秩序考量,人性的温情都应战胜人性的黑暗。在欧美发达国家,秉持以人为本理念,类似“弃婴岛”“安全港”“保育舱”的机构已经较为普遍。在我国,石家庄建立的国内第一个“弃婴岛”,从试点统计数据看,设置“弃婴岛”前后,弃婴率并无明显起伏,但一个不容辩驳的结果便是,大量无辜婴儿的生命得以保护。对于“弃婴岛”合理性,无疑是一个铿锵有力的佐证。

与其质疑“弃婴岛”不如多些呵护

也许有人还会固执己见,给建弃婴岛的善举泼冷水。社会的进步需要有质疑和反对的声音,可倘若这种质疑变成怀疑一切,那就有点偏靶乱扫射的感觉了。很多时候,这种质疑都带来误伤。社会如果困在质疑中裹足不前,恐怕也是质疑者不愿看到的。毕竟,质疑是为了更好,不是为了更坏。弃婴者有罪,孩子无罪,他们有活下去的权利,弃婴岛在做善事,而质疑却保护不了孩子。

聆听“婴儿安全岛”背后的生命呼唤

长期致力于儿童权益保护的著名作家陈岚表示,有了“婴儿安全岛”,会减少弃婴死亡,有效保护弃婴生存权,进而避免此类人道主义灾难,同时对社会稳定、公众情感也是一种积极的维护。当然,设置“婴儿安全岛”并非一劳永逸,如何确保“安全岛”中的弃婴不被拐卖或被再度遗弃,仍是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和努力方向,执法部门也应依法加强打击恶性弃婴行为,实现保护与打击并行。

如何从源头上解决弃婴问题?

针对我国国情,首先,政府应组织计生和司法部门加大相关宣传力度,加强优生教育和男女平等、遗弃婴儿是违法犯罪行为等思想意识和法制教育。其次,要通过医院、福利机构、慈善机构和相关社会组织的配合,完善社会监督机制、救护机制和社会福利制度,有效解决弃婴的社会救助问题。最后,建议设立专门救助基金和救助机构,并通过整合社会资源,组织相关专业人员及时给予帮助和救治。

结语:设置“弃婴岛”只是在弃婴生命遭受严重威胁之际,社会提供的一种底线性质的最低保障,而不是对遗弃行为的豁免。要从根本上减少甚至消除弃婴行为,还需要法律、经济、医疗、教育、道德等多方面的努力。

更多考试项目:安徽人事考试网 安徽农村信用社招聘网 安徽事业单位招聘网 安徽教师招聘网 


  政通教育官网:http://www.zhengtongedu.com/

政通公考论坛:http://www.zhengtongedu.com/bbs/

全国免费电话:400-800-2341

YY免费在线听课程,期待您的加入:63644088

公考培训项目:

公务员、政法干警、招警、选调生、法院、检察院、公选、竞争上岗、遴选、军转干、招教、事业单位、大学生村干部、三支一扶、大学生就业指导、大学生职业素养提升、农信社、银行、烟草系统等.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安徽农村信用社招聘 公益性岗位招聘 国家公务员考试 军队转业干部 公开选拔领导干部 安徽政法干警考试网 安徽政法干警面试专题 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安徽政法干警面试

深圳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