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政通教育

微信号
:zhengtong2003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招考资讯>正文

2018年云南公务员考试申论真题

浏览次数:1613 放大字体缩小字体
2018年云南公务员考试申论真题  一、给定材料  材料1  M市D区是省内实施科技特派员工程的试点地区。在村民们心中,科技特派
 2018年云南公务员考试申论真题


  一、给定材料


  材料1


  M市D区是省内实施科技特派员工程的试点地区。在村民们心中,科技特派员就是要给田间地头开药方,把先进的科技种到地里头,长出金苗苗。


  不久前,D区记者小菲就本区科技特派员的情况,对区科技局局长李明进行了一次采访。在采访中,李局长感叹道:“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


  “我们的科技特派员大部分是行业领域的专家、大学生,有的讲授得偏重于纯理论,对农民来说,太过于抽象,不接地气,不实用。这在实际操作中是得不到农民欢迎的。再者说,术业有专攻,本是种蔬菜的农民,要是派一个专攻苗木培养的工作人员给他,又能有多少用呢?”李局长认为,“农民需要和专业领域对口的,有真才实学的,能听懂田坎语言的科技特派员对接,而非流于形式的‘拉郎配’。”


  D区目前共有440多个行政村,但科技特派员总共才82名。这令李局长忧心。“在这支队伍里,60来岁的根本不算老,最大的已经70多岁了。想想这些老人们还能在田坎上、果林里跑几年?而一个大学生想要成为一名科技特派员,起码要跟着老特派员学习两年。但是,有多少大学生愿意跟着天天进村下地?我们这些年过花甲的特派员又有多少精力来带这些‘徒弟’呢?”


  D区的村民老蒋也对小菲说道,“去年我养土鸡,上面给我安排了科技特派员。结果每次来就是帮我喂喂鸡苗,陪着唠唠嗑。后来我怀疑有些鸡苗害了瘟病,找他帮忙看看,他却说没事,叫我放心。结果后来几百只鸡全部染上了鸡瘟,让我损失惨重。”对此,老蒋表示很无奈。


  小菲对全区82名科技特派员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发现:有近三分之二的科技特派员认为自己的知识结构趋于老化,需要更新丰富。而同时,80%的科技特派员表示因为工作的关系,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去自行组织学习,但如果有相应的知识讲座、观摩交流会的话,他们会积极参加,有优质的网络学习资源也不愿错过。并且这些特派员有不少同专业同领域的朋友、同学其实也有成为服务农村的科技特派员的意愿,但最后都因为工作忙、不在本地、不在政府指派培养范围内等原因而作罢。


  据悉,D区计划近期开展服务行动。围绕本地农业主导产业,建立一批“互联网+科技特派员”创新创业示范基地,对接国家、省里的“科技特派员管理服务平台”。


  材料2


  在2017年T市的“全市十佳科技特派员”评选活动中,小童以压倒性的票数获得第一名。一个年仅25岁的年轻人,为何能从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的本市特派员中脱颖而出呢?


  领导说,他所服务的S村地处偏僻,有一段路车根本开不进去,下雨天时他坐摩托车进村,常弄得一身泥,特别狼狈。可是他每个月去S村的次数和时间都远远超过了考核要求。同事们说,他要是有什么没弄懂的问题,肯定会睡不好觉,会缠着老特派员们搞清楚的。大学书本告诉了他“是什么”“为什么”,但他觉得还不够。从来到我们这儿,他就开始研究我们这儿的土壤、天气、乡情民俗,他一个北方人竟然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学会了我们这儿的方言。


  老乡们说,他态度好,说话和气。大家都喜欢和他说话。他说的话大家听得懂,句子不长,用的也是田坎语言,好懂实用。而且他手把手地传技术,把课堂设在田间地头,教给大家的东西都能被记得住。“他讲东西很接地气,富有土味儿。而且,他还会收集村民的需求,定期地在网上开展‘订单化’培训。这样的特派员难找。”村支书也对小童赞不绝口。


  而小童自己却说,自己能赢得大家的喜欢,在于自己会玩些“小花样”。“老乡们要的是技术,晦涩的理论讲得再高深,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老乡们学技术,最终还是要落脚到做上面去。科教本身有些乏味,必须要加点料才会有滋有味。我在做技术特派工作时,就坚持添加‘三味’:一是原味,坚持用原汁原味的田坎语言讲授,尽量讲短话,讲土话;二是鲜味,给乡亲们的一定是最新的农技知识,过时的、可能已经不适用的,坚决不讲;三是甜味,对乡亲们积极鼓励,尽量用积极的语言,谁都希望话好听啊,多给他们看看成功的案例,正面激励。如果你用的是本地语言,说的是农家事,讲的是致,讲的是致富经,他们不欢迎你都难啊。”


  材料3


  最近几年,很多二线城市的人才引进工作都开展得如火如荼。二线城市尚在努力,三四线城市自然也不甘落后:给钱、给房、给户口。然而,纵观很多三四线城市的“人才争夺战”,大多也只是出台买房打折、租房补贴、落户降标、项目资助、一次性奖励等引才政策。这固然有一定的吸引力。但作为本身经济实力和区位优势就不那么突出的三四线城市,给出和二线城市差不多的“彩礼”,能真正地“引凤求凰”吗?


  “在人才工作中,一些地方的同质化倾向依旧明显。”一位从事人才引进工作多年的部门负责人说道,“现在,很多中小城市都要高学历、高效能、高层次、高大上、高精尖的人才;而给人才的往往就是‘老三样’——钱、房和户口。”


  “很多地方把人才引进工作想得过于简单了。”一位评论家说道,“人才工作不是把人引进来就可以的,它其实更依赖人才生态的建设——如何利用、再培养、激励,如何留得住才是重中之重。然而,这往往是被很多中小城市忽视的。花了大力气,引不到人才;人才来了呆不久。消耗了那么多的财力物力,也还是为他人做嫁衣。”问题还不止于此。现在一些地方的人才引进工作,已经给当地的财政带来不小的压力和负担了,但却收效甚微。很多地方都重视引进外地人才。可外地人才引不来,厚彼薄此、重外轻里的人才政策更让本地人颇有意见,可以用“赔本也没赚到吆喝”来形容。


  “计算机、生物科技、航空航天这些尖端领域的顶尖人才本来就非常稀缺,即使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都是‘肉少狼多’。在这样的环境中,实力薄弱许多的三四线城市往往是耗费了大量的财力人力,最后却还是被‘剩下’。而且,就算引进了,往往也用不好,甚至用不上。”一位人力资源专家说道,“引进人才要靠优势,但中小城市能靠的优势往往不是物质吸引力,而是自己的特色。”


  另一位评论家也给了一个观点,“各个地方的人才引进工作,必须要‘错位’又‘对位’。我们的城市定位不应该也不可能是趋同的,要是采用同样的人才路线,是会‘撞车’的;毕竟错落有致,才既尊重城市发展规律,又符合建筑美学嘛。我国各个城市间的地理、经济等方面差距依旧巨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对人才的需求结构都是大不相同的。我们必须认清这个现实,找准自己的位置,才可能做好人才工作。因为你是你,你不是别的城市。你在全省,甚至是全国有你的角色定位,有你自己独特的优势。所以必须各就其位、各求所需。”


  位于东部的B市,就曾犯过一种“经典”的错误。在五年时间里,B市花费数亿资金引进了大量外市的高职称人才。然而,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招来了女婿,气走了儿子。各个地方都是这样,厚彼薄此成了通病!”B市土生土长的科研人员小姚说道,“同样的学历、同样的职称,就因为我一直在本地,来路不同,待遇差距就这么大?果然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让我们这些兢兢业业的本地人有些寒心。”而与此同时,小姚也接到了外地的一个职位邀请,待遇颇为优厚,他说自己正在考虑中。其实引进人才不能够片面地理解为“买进人才”。发掘培养本土人才也同样重要


  材料4


  位于湘西的C村,因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地势而得名。这个明清时期的古代民居建筑村落,被誉为“江南第一村”和“民俗博物馆”。在晨雾中,绿荫环抱的小山村,一片青瓦白墙,一条流过门前的清澈小河,如此简单的画面让人心生向往。


  C村在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被公布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现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


  这儿的建筑有一个特别之处:在侗式木屋的外面,还筑有徽式高墙。因为村子人口多,房屋十分密集,火灾是这儿的纯木质房屋极大的安全隐患。


  几年前,村里的杨老犯了愁:村子里和他一起唱傩戏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作为省里的非遗,难道就真的逃脱不了失传的命运吗?当时,C村和中国所有乡村面临的状况十分相似: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留守和空巢现象较为严重。杨老说,年轻人也不是不想回来,但是村里房屋太挤了;在家种地挣不了几个钱,养不活自己和家人;因为古村保护不能乱建新房,年轻人在外面打工挣钱了当然想住一个新房,但没地方让他们建,老屋洗澡、上厕所都不方便。在这生计生活问题都解决不了,更别说什么非遗传承问题了。        “我们村里啊,有很多土生土长的好东西,比如野生茶、黑米茶、有机生态米、手工艺品等等。”村支书老高说道,“但以前这里建筑规划不行,交通也没跟上,我们不会包装,好东西也卖不出去,可惜哟。”


  “活体保护,让古风留存。”这是县委书记为C村拟好的目标。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一弥足珍贵的传统村落,县政府于2015年全面启动了C村整体保护与利用项目,并特邀了专业的乡村建筑设计团队来打造。面对C村的山水和生态,团队提出了“田人合一”的理念和“耕读人家”的设计方案,从房、水、旅、种、村、治等几个方面分别着手修复和调整:只有乡愁乡建,才能留住乡愁;只有古村古建,才能留存古风。


  “乡建的重点,是在‘乡’上下功夫,而不是在‘建’上做文章;乡愁不是‘愁’上做文章,而要在‘乡’中找情感。乡就是农田、民居、菜园、养猪,就是充满人情味的乡土社会。让年轻人回村,只要他们回家了,人就可以养房,村中就有生机。”团队这样的理念重新激活了古村落的元素,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


  过去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可能更侧重于单纯的物质上的保护,而忽略了人的繁衍、文化的传承,没有太多考虑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回来。县委书记介绍道:C村历史纵跨600多年,至今保存完好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它有人活动,有侗汉苗民族老百姓在这里繁衍生息,所以我们必须引入活体保护的概念。


  古村古建在外观上对C村进行了保护和传承。同时也注意提高农民生活的舒适度,改造了古村的基础设施和公共生活区域,让老人和年轻人都住得舒服;对外观上已经过度改造的房子,进行了复原整理;此外,还在古村旁边建了一个新村。        “有了新村,年轻人可以回家盖房。古村也因为年轻人的回归而注入了新要素,传统特色产业的发展也有了更坚实的依托和更广阔的空间。”县委书记说道。他认为,他们必须要保持有老百姓在这里生产、生活、繁衍生息这么一种风貌,也必须把群众赖以生存的各种产业做好。在传统特色产业活了以后,C村开始在旅游业方面大展拳脚。在这几年,C村连续被评为“中国十大最美丽乡村”。古村的自然素净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前来一睹芳姿。但即使是面对这样的旅游热,C村也保持了冷静的头脑:在发展旅游的同时,必须把古村的文物保护好,把文脉保护住,留住古村底蕴。产业发展也要适度,才可以避免失去特色;旅游限量接待游客,防止超过古村承载能力。只有这样,古村才有长久的魅力和旺盛的生命力。


  但古村的保护发展工作还不止于此。“古村本身只是一个亮点,真正能将人留住的,是这里的青山绿水。这里非常宁静美好,就像一个世外桃源。虽然这里偏僻了一点,但现在已经改善了基础设施,比如修建沿河公路等等。现在县城到这儿,只要20分钟车程。”县委书记说,“附近还有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一个国家湿地公园,生态都非常好。这些都是我们当初就看到并且纳入规划的。”现在,公路已经把沿河的那些小小的美丽村落、自然保护区、湿地公园等都纳进来了。C村,就像是一串项链上最璀璨的明珠。


  “如果当初大家照着别的古村例子来做,也有一定效果。但为了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家园,我们多想点办法,多动点脑筋,多流些汗也值。”C村村支书说道。